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宝的博客

博客交朋友 文章遇知音

 
 
 

日志

 
 
关于我

平生三爱:文学、音乐与书法。自诩“汉字调度员”,喜爱把熟记于胸的几千个汉字调来遣去,组成文章。如果不是时代的原因,我或许能成为一名学者。我的理想是当个语文老师和业余作家。两个理想都没能实现。闲暇喜欢和朋友天南地北、无主题地聊天。或许是因为从小看《红楼梦》的缘故吧,我是多愁善感的性格。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热血,却没有这个胆气和能力。在自己的能力之内乐于助人,经常享受到帮助了别人之后的愉悦。如今年纪大了,老师梦早已成为记忆,作家梦却仍在继续。

网易考拉推荐

李世荣长篇小说《难忘那酸涩岁月》第一章《单门独姓》2  

2017-06-16 13:2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大片房屋的后面也是北边有一座平缓的土山,没有名字,就叫“后头山里”。山上没有石头,只有一层豌豆大小的石子,浮在黄土上面。山不大,大人说,绕着山脚走一圈五里路。山上几乎全是松树。人走进树林中,松树的清香一阵阵灌入鼻孔,很好闻的。一阵风刮过,树枝发出唬人的呼啸。最大的树大人双手抱不过来。
        余宝和邻居家的孩子在山上捡柴,玩耍。年龄大些的男孩都会爬树。他们爬到树上,把树枝折断丢下来,拖回家去,晒干了就是上等的柴火。不过他们也是有危险的。有小孩子不小心踩断树枝从树上掉下来过。还有就是被不认识的大人捉住,抢了背篓,有时候还剥了衣服。
        余宝爷爷说那些抢背篓、剥衣服的男人是公家的人,他们是管理这座山的。余宝是真正的捡柴,捡树上掉下来的松球和枯枝。他也尝试着爬树。他只能爬碗口大小的,还不能爬很高。奶奶不准他爬树,说磨烂衣服倒是小事,从树上掉下来摔了脚手不得了。松树下面有蘑菇,叫菇子。余宝捡回菇子,爷爷分得出哪个能吃哪个不能吃。松树的针叶上面有蜂蜜。余宝经常在矮小的松枝旁边扯下针叶,吮吸根部那粒豆子大的白色的蜂蜜,比砂糖还甜哩。

        这片房屋的前面是平坦的稻田。田垄中有一条两三丈宽的小河。小河缓缓地从太阳落山那边流来,向出太阳的方向流去。流过南冲桥不远,有一座河坝,叫新坝。河水从两丈多高的坝上滚落下去,隔一里多路远都能听到雷鸣般的响声。
        余宝的爷爷是驼背。爷爷有一套制作豆腐的家什。爷爷在方圆两三里卖豆腐。用豆子磨浆的叫豆腐。用米磨浆的叫米豆腐。爷爷总是嘱咐妈妈,磨完豆腐把磨盘洗干净后要赶紧竖起,以便磨盘快点晾干,方便邻居来借磨盘磨麦子高粱什么的。爷爷说,碗筷家家有,磨盘却是稀有物,不要嫌厌人家。
        爷爷是个憨厚的老人。他卖豆腐既收现钱,也允许赊帐,还可以用大米或麦子兑换。他喜欢跟熟人讲故事和笑话。经常有人嘲笑他:“三爷,掉了什么宝贝在地上呢?”爷爷就笑:“一地的钱呢。你们直着个懒腰看不见的,我都捡了。”
        有时候他离开豆腐担子跟熟人说笑久了,有人就哄他:“三爷快来看,你只顾扯谈,豆腐叫狗吃光了!”爷爷就说:“莫打岔莫打岔!我正在跟他争不清呢。我说曹操八十二万人马下江南,他硬说有八十三万。一万人马还没争清楚呢,哪有心思管几块豆腐。”
        有人又说:“三爷,我老是替你担忧呢。你死了哪有那样的弯弯棺材给你睡呢——把你上半身放平了吧,你的脚会翘起;把你的脚摆平了呢,你的上头又会坐起来。”
        爷爷嘿嘿一笑,说:“我正打算寻几根弯弯树做一副弯弯棺材呢。”
        另一个说:“你也不要寻弯弯树做弯弯棺材。我倒帮你想了个好办法哩。”说到这里停下了,看着爷爷笑。
        爷爷装做生气的样子说:“没大没小的,屁话卡住喉咙了?哑巴了?说吧,说得好我死了以后变菩萨保佑你。要是混话乱说,我死了以后变个恶鬼吓你!”
        那人说:“办法是这样的:你死了以后,把你向天放到门板上面。再在你身上放一块门板,我站在门板上面用力踩——咂咂的响哩,三爷你怕不怕痛?你喊痛我就踩轻点。哈哈哈!”
        爷爷说:“你小子对三爷还有点孝心。三爷先跟你说好,你要等我落气了才踩。要是我还没死落气你就踩,我就要变鬼吓你。”

       爷爷没进学堂读过书。他能认些字,还能写饭碗大的毛笔字。他从前没驼背的时候曾经给私塾当过伙夫,听财主家的孩子念书,跟着学了一些字。说这话的时候他总是嘿嘿地笑,说他没交一文钱学费,也学了文化。余宝小时候分不清字的好坏,到十几岁读初中了还见过爷爷写在水桶和磨槽上面的字,觉得虽然说不上怎么好,可起码字的架子是端正的。
        虽然家境贫寒,但是因为余宝的爹爹是爷爷奶奶的独苗,他又是爹爹妈妈的独苗,所以他也是家里的宝贝。这里说的“独苗”是指男孩。余宝的爹爹有四个姐姐一个妹妹。余宝在爷爷去世之前有一个妹妹,也是爷爷取的名字,叫桃英。妈妈说“一儿一女是枝花,多儿多女是冤家”,不知道这话是从哪本书上面来的?也许是妈妈随意编的吧。爷爷去世的第二年,妈妈又给余宝生了个妹妹。爷爷不在了,家里没有文化人了,爹爹取的名字:建英。
        余宝爹爹十八岁跟随他的姐夫余宝的姑父去两百里外的兴化一家染坊当学徒。他一年回家一次。每次见面的时候余宝都不认识他。等到余宝愿意喊爹爹了,想跟他玩了,他又要走了。所以在余宝童年的记忆里基本上没有爹爹的印象。
        妈妈是个忙人。一家五亩多田还有菜园,她完全像男人一样劳累,还是应付不过来。比如犁田就得请人力牛力。请人力和牛力有给工钱的,更多的是换工。于是妈妈和奶奶就有了纺不完的棉花。人家给余宝家犁一天田,妈妈和奶奶给人家纺多少棉花,是有公认的规矩的。妈妈这么忙这么辛苦,白天完全没时间管余宝,从天亮到天黑余宝多数时间跟着爷爷,少数时间跟着奶奶。
        跟着奶奶得听她没完没了的唠叨。久旱不雨的日子她脸朝天空小声念叨:“天老爷啊,你要救凡人啊!田都开坼了啊!再不落雨,要饿死人了啊!”念着念着就哭了。久雨不晴了,奶奶身子倚靠在门框上面念叨:“天老爷啊,不要落了啊!田里土里都起霉了啊!早禾都倒了,谷子都发芽烂了……”念着念着她又哭起来。有时候奶奶哭余宝也跟着哭。有时候奶奶哭余宝不哭,还看着她笑。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