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宝的博客

博客交朋友 文章遇知音

 
 
 

日志

 
 
关于我

平生三爱:文学、音乐与书法。自诩“汉字调度员”,喜爱把熟记于胸的几千个汉字调来遣去,组成文章。如果不是时代的原因,我或许能成为一名学者。我的理想是当个语文老师和业余作家。两个理想都没能实现。闲暇喜欢和朋友天南地北、无主题地聊天。或许是因为从小看《红楼梦》的缘故吧,我是多愁善感的性格。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热血,却没有这个胆气和能力。在自己的能力之内乐于助人,经常享受到帮助了别人之后的愉悦。如今年纪大了,老师梦早已成为记忆,作家梦却仍在继续。

网易考拉推荐

李世荣长篇小说《难忘那酸涩岁月》第一章《单门独姓》3  

2017-06-16 13:2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着爷爷玩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心境。爷爷不但经常嘿嘿笑,还总是有意想不到的、奇奇怪怪的东西给余宝吃。在爷爷眼里好象除了石头和土不能吃,其他所有的活物都能吃。灌木丛中的野果或叶子,路边的茅草根,水沟里的虾子、泥鳅、田螺甚至虫子,他都吃,也给余宝吃。他从灰土中扒出溜活的土退,用凉茶冲洗一下,张开嘴巴放到舌头上面,让它爬到他喉咙里去。他说吃活土退能治疗跌打损伤。
        为这事他经常挨奶奶的骂:“没见过你这样的好吃鬼!饿痨鬼!你乱吃吃死了,六十岁死了是条顺路。把我余宝的肚子吃坏了,看我嚼碎你的老骨头!”奶奶虽然没读过书,可她即使在骂人的时候话语都是有分别的。骂爷爷是“吃死了”,说到孙子就只是“吃坏了肚子”,不带“死”字的。
        爷爷嘿嘿一笑,不理奶奶。余宝不怕吃坏肚子。因为他相信爷爷,爷爷是有文化的。而奶奶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
        爷爷生病了吃中药或草药都要余宝吃一口。他常说:“我吃只虱子都要给余宝吃只脚。”爷爷张开嘴巴叫余宝看他的牙齿,掉了多半了。他说他吃东西都是用舌头转两下吞下去的。稍微硬点的东西味道都没尝到。
        余宝觉得爷爷很可怜。他想了很久,想出了一个办法,说:“爷爷,你以后吃硬东西,我用铁锤子帮你捶碎给你吃。”
        爷爷高兴得双手抱住余宝,亲着他的脸说:“哎呀我的乖孙宝,又灵性又孝顺,爷爷没白疼你!”                              
        奶奶敬天敬地敬菩萨。爷爷却大声说:“行时不要菩萨保,菩萨不保背时人。”奶奶就骂他“报应”。每逢阴历初一、十五的早晨和傍晚,奶奶都要洗脸洗手,叫孙子也洗脸洗手。她切几片豆腐,虔诚地端到堂屋里,摆放在神龛下面的方桌上面。点燃三根香插到香炉里。叫孙子学她的样,双手合掌低头作揖。这时候,爷爷就在旁边眯着眼睛笑。或者故意不等香燃完就伸手从碟子里面抓一片豆腐放到嘴里吞了。奶奶就顺手抓起扫把什么的打他的驼背。边打边骂:“饿痨鬼!菩萨还没吃完你就吃!饿痨鬼!”爷爷挨了打还是笑。他就喜欢这样故意惹奶奶生气。
        有时候,等到香燃得差不多了,奶奶拿出两双布鞋子,一双是爷爷的,一双是她的。“余宝,快去帮爷爷奶奶晒鞋子。爷爷奶奶的鞋子起霉了。”
        余宝提着两双鞋子走出堂屋,到地坪中间把鞋子鞋尖朝堂屋放下。奶奶就眉开眼笑,大声夸赞:“余宝晒得好晒得好!奶奶的好孙宝哟!”
        记得奶奶第一次叫余宝帮她晒鞋子,他把鞋尖朝外放下,奶奶脸色很不好,连声叹气,说她快要死了。
        妈妈悄悄拉余宝到身边,告诉他:“你把奶奶的鞋子鞋尖向外头,就是走路的样子。要走路了就是要死了的意思。你快去再放一次。你对奶奶说她能活一百岁。”
        余宝吓了一跳!他可不愿意奶奶死。他嘟着嘴说:“奶奶又不告诉我怎么摆。”他走过去把鞋子倒转过来,然后来到奶奶身边说:“奶奶,妈妈说你有一百岁。”
        奶奶马上笑了,连声说“好孙宝好孙宝!”以后奶奶叫他晒鞋子,他再也不会放错了。他幼小的心灵里充满了自豪,他的一个不费力气的动作,就能决定爷爷奶奶的生死哩。所以他每次给爷爷奶奶晒鞋子都很神圣很虔诚的。
       爷爷、奶奶和妈妈说到许多的事情会有不同的想法。不过有一件事是高度统一的。那就是他们一家人是从外地搬来的,方圆几里再没有姓季的,他家是单门独姓。所以他们一家人千万不能惹事招人怨恨。爷爷是招人喜欢受人尊敬的。余宝看见过好多次,走在路上的男人和女人,主动接过爷爷的豆腐担子,帮他挑上一程。这时候爷爷就连声说“累到你了”。
        余宝爹的名字有个“俊”字。奶奶喊余宝妈妈“俊嫂”。一些年纪大的邻居也这么喊。小孩子喊“俊婶”。有人说如今解放了,新社会了,妇女半边天,应该像男人一样喊自己的名字。于是有人喊余宝妈妈的姓名:屈翠蓉。奶奶嘟哝着说:“自古以来女人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还喊娘家的名字做什么。”有人笑着骂奶奶“老顽固”。
        屈翠蓉不识字,话不多,任劳任怨。她不会骂人,不是克制忍耐着不骂,是真不会骂。余宝和妹妹淘气了,她骂得最狠的两句是“没出息的”、“没良心的”。余宝经常看到一些女人拍着手、口水四溅地骂人。他惊恐地设想:要是哪天她这样骂我妈妈,我妈妈不会回骂,那怎么办呢?他就站在互相咒骂的女人中间,研究她们咒骂的话语,怎么骂怎么回,什么话最伤对方的心。哪天真的有谁骂他妈妈了,他就替她回骂。
        屈翠蓉布鞋做得好。一些邻居家娶媳妇嫁女就提前请她做新郎鞋。邻居说余宝的妈妈上有公婆下有儿女,丈夫在外面有股“活银水”,是好八字。妈妈还会给女人“绞脸”,也叫“扯面”。就是双手手指张开,把一根细长的麻线绕成两个三角形,粘上草木灰,贴在女人脸上,几个手指拉动两根线一开一合,把脸上的汗毛绞掉,脸就油光水滑了。做这种事情是不要给报酬的。嘻嘻哈哈、快快乐乐之中就做好了。余宝看到一些女人想学着做,可是看似简单的事情她们老是学不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