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宝的博客

博客交朋友 文章遇知音

 
 
 

日志

 
 
关于我

平生三爱:文学、音乐与书法。自诩“汉字调度员”,喜爱把熟记于胸的几千个汉字调来遣去,组成文章。如果不是时代的原因,我或许能成为一名学者。我的理想是当个语文老师和业余作家。两个理想都没能实现。闲暇喜欢和朋友天南地北、无主题地聊天。或许是因为从小看《红楼梦》的缘故吧,我是多愁善感的性格。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热血,却没有这个胆气和能力。在自己的能力之内乐于助人,经常享受到帮助了别人之后的愉悦。如今年纪大了,老师梦早已成为记忆,作家梦却仍在继续。

网易考拉推荐

李世荣长篇小说《难忘那酸涩岁月》第一章《单门独姓》5  

2017-06-17 08:3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宝还有一件被困惑得更久的事情,就是他长大了讨了老婆怎么称呼?爷爷想得很远,余宝是季家的香火传人,“余宝”是小名,还得有个正而八经的“大名”才行。年头到年尾吃不上几个鸡蛋的爷爷,却舍得花钱请八字先生给余宝算命。请远在三百里外的堂爷爷给余宝取名字:欣荣。“欣”字是一定要的,余宝是“欣字辈”。余宝是阴历五月初生的。堂爷爷说树木花草一岁一枯荣,余宝出生的月份正是欣欣向荣的时节。
        爷爷问孙子:“余宝你说,你长大了讨个老婆怎么喊?喊‘欣嫂’吧,下头屋里有个‘庆欣嫂’;叫‘荣嫂’呢,也有个‘嵘嫂’。虽然字不相同,可是喊出来的音相同也是不行的。晚辈名字的音同了长辈那是‘犯上’,引起邻居吵架。”这事真把余宝难住了。他想不讨老婆就不要喊“某嫂”了。可是爷爷说余宝长大了一定要讨老婆。余宝想到了改名字。可是又实在舍不得堂爷爷取的“荣”字。

        余宝爹爹季寅俊在兴化一家织染厂当工人。所以邻居说他家有股“活银水”。余宝爷爷四十多岁开始腰痛,不能做重体力活,挣不到什么钱,还得花点钱治疗。爷爷人口多,没有家底。爹爹一个月只有二十块钱。所以其实余宝家里比那些没有“活银水”的还穷三分。
        大家都穷。不过穷人又分几等。白米饭加上杂粮能吃饱的算是上等家庭。长年吃不饱,青黄不接的时节靠借贷度日的算中等。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是三等。
        余宝家算是中等吧。从他能记事起,妈妈和奶奶每餐只吃很少一点饭。春夏麦子秋冬红薯。一年四季豆腐渣当菜。那时候余宝不懂事,以为豆腐渣和白米饭一样好吃,以为妈妈和奶奶喜爱吃豆腐渣,所以不知道怜悯妈妈和奶奶。
        他永远记得妈妈那个令他几十年里每当想起就心痛欲碎的“理想”,她说:“要过上几年这样的日子就好,米坛子里面拍满的米,想煮好多就煮好多。”好在妈妈的“理想”在十几年之后实现了。
        1954年那九场大水,是罕见的天灾,政府有记载的。余宝家的五亩稻田恰好在离家一里远的南冲桥附近。接连九场大水,九次决堤,别说禾苗,田里泥巴都没有了。
        奶奶说,地上的凡人做了伤天害理的恶事,天老爷来收拾凡人了。余宝想不明白,既然天老爷看得清地上谁做了坏事,那么他应该派雷公爷爷打死那个做坏事的人,为什么要惩罚所有的人呢!奶奶天天跪在神龛下面失声痛哭。
        妈妈没有时间哭。当时叫互助组还是别的什么名称,余宝不记得了,反正是集体的意思。妈妈请很多男人和女人挑土筑堤。自己也跟着一起挑。还没筑到一半大水又冲来了。九次大水,妈妈多次想到这个难关过不去了,不想活了。
        风趣幽默的爷爷变成了哑巴。爷爷和奶奶白天黑夜盯着妈妈的举动,生怕家庭的顶梁柱寻死路。等到九次大水发完了,妈妈垮成半死不活的痨病样了。奶奶求神拜佛。爷爷寻医问药。好长时间才把妈妈救转来。本来请人是要付工钱的。可是拿什么付?请人家吃顿饭都请不起了。所以爷爷说“天下农民是一家啊!”这些事情余宝当然不明白,那年他才六岁。后来他听说,大水冲垮了河堤,也不能算是他家的私事。只不过他家的稻田恰好在那段河堤下面,看起来好像那垮掉的堤是他们家的。用爷爷的话说,大家还是帮了他们家的忙。

        九场大水的第二年余宝七岁了。他天天心馋眼热地看着戴着红领巾走在他家门前石板路上的学生,在家里闹着哭着要读书。爷爷已经衰老得走路都要拄拐棍了。三个大人一致认为他们家单门独姓的,叫余宝再过一年满了八岁才报名。为了说服余宝,爷爷说孙子七岁只有人家六岁的高,怕同学欺负。
        奶奶盯着孙子看,好像余宝是个陌生孩子。盯了好久才说:“你说我家余宝像爹爹还是像妈妈?要是像妈妈应该不会矮,起码长五尺高。要是像爹爹就怕长不高哟。”爹爹回来的时候余宝听见邻居说过他比妈妈矮。爹爹就绷着脸说男人经量不经看,女人经看不经量。他叫妈妈过来跟他比给邻居看。比的结果是他比妈妈高一点点,不仔细看不出来。
        妈妈说余宝的脸像爹爹。爷爷说:“高点矮点倒不要紧,就是要有本领。我家余宝从小就灵性得很,长大了肯定比他爹爹强啰。”既然三个大人都不同意余宝今年报名读书,余宝也没办法,只有等明年了。他对爷爷说:“爷爷,我去报名读书,不报‘余宝’报‘欣荣’好吗?”三个大人都看着他。爷爷咧着嘴笑:“爷爷取的名字不好听啊?”余宝已经懂得不要让爷爷伤心难受了。他说:“爷爷取的名字好听。不过听着好像我总是小宝宝的样。”一家人都笑了。爷爷就说:“本来你是‘欣’字辈,‘欣荣’这个名字不是给人喊的。是以后爷爷和奶奶死了,写到墓碑上的。不过如今解放了,新社会了,你要报这个名字也要得。不过你读书了爷爷还要叫你余宝噢。”余宝连连点头。
        就在一家人确定了余宝明年报名读书之后不久,爷爷就去世了。爷爷去得很安详,一点痛苦都没有。奶奶说,他要是哪里有痛痒,哪怕轻轻哼一声她都能听见的。
        爷爷自从拄上了拐棍,就不再早睡早起了,早晨要奶奶喊他起来吃饭。那天早晨奶奶叫余宝喊爷爷起来吃饭。余宝喊了两声爷爷没有应答,他告诉奶奶爷爷还要睡一会。后来奶奶又到房里去喊,发现爷爷没气了。竟然不知道爷爷是什么时辰死的。
        爷爷死后身体倒挺直了。这是大家都没想到的。爷爷知道那么多的事情,好像也没想到呢。
        余宝告诉奶奶,爷爷最后带他捡地耳子那天说过他快要死了。奶奶说,爷爷也对她说过这话。还说要是每天有半升米给他吃,他还不会死。奶奶就伤心地哭了。妈妈也哭。
        奶奶就止住哭,对妈妈说:“俊嫂你哪有时间哭哦。你要出去报信了。先报近边的邻居,要邻居拢来才抬得出啊。邻居来了你就去七树坪给寅俊拍电报。拍了电报就去水西殿。”
        报丧本来是男人的事。头上戴着白纸,“见小都要拜”,把邻居和亲人拜拢来。可是余宝爹爹远在兴化,还不知道爷爷的死讯,就只能由妈妈做男人的事情,替爹爹行孝了。
        爷爷去世的时候余宝七岁。余宝好像没哭。要是哭了也是跟着妈妈哭。他还不懂生离死别的含义。他后来长大些了,倒常常为爷爷伤心。时间长了,余宝脑海里爷爷的音容反而比从前更加清晰。他记得特别清楚的一件事情,就是爷爷出殡的时候举的是田家的大牙旗。四面红色的三角形大旗,上面都有一个大大的白“田”字。按理说余宝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但是他当时确实很不解还很愤怒。觉得那个“田”字特别刺眼。他觉得应该举“季”字大旗。如果他们季家没有大旗,就不要举。他不知道爹爹是怎么想的。他也想起了爷爷说的“天下农民是一家”。但是这句话消除不了他对于那四面旗子的困惑。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